>🇺🇸🇬🇧 only|过激🇺🇸攻領

>文手搭档:@阿折
>蜜糖:@套套
>头像是ise女神!←我爱她!

【米英】海

绑定画手 @雅子たん

是个人好画好而且超级赞的美少女,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啦_(:з」∠)_

说明:国设,渣产且短篇幅



触不可及的,永远都是来自彼岸的思念。



美国时间,下午五点半。


原本干净如被清水般洗刷过的蓝天,悄悄地已被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金色天空所取代。如火一般凶猛的阳光,也渐渐地褪去它刺眼的光芒,慢慢地收敛它暴躁的小性子,此时此刻更像是那来自母亲悉心呵护般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大地。


缓慢落下的太阳与浩瀚无穷的大海恰好地接上了轨,每朵不安涌动的浪花正一波一波向前推移着。浮光跃金的海平面上,是那太阳反射的魔力,仿佛看到了闪亮亮飞的小精灵,在海平面上跳起了一首首欢快的舞曲,将整一片大西洋都点缀上了点点的繁星。


美/国正喝着醇香的咖啡,眺望着不远处的大西洋,这样的场景似乎在哪里遇见过,或许……曾经在自己的身上经历过吗?他轻笑着摇了摇头,继续抿了一口咖啡,身边管家与女仆交谈的声音,还有外星人朋友发出激动不已的欢呼声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远远不及那片来自自然之音的大西洋。


美/国现在在自家上司的私人庄园里。这是座落在大西洋之滨一个南北走向的小岛上,更明确来说,这是位于美/国南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海湖庄园,这里具有“冬季白宫”的雅称,它占地面积宽广,而且是运用西/班/牙风格所建构的。是整个美/国一处独树一帜的风景线。


意外地拿到了小短假的美/国,在惊讶之余,更多的是被兴奋所取代。当他的上司宣布他休假的那一秒,他便立马露出期待的笑容,匆匆忙忙地询问道:


“能否把海湖庄园借我几天?”


美/国的上司显然没有料到不安常规出牌的美/国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感到吃惊的同时,又稍稍地表示担忧,以至于他的眉头现在都拧成一团了。美/国倒也不想去留意那些暗地变化的小表情,他对这个行走的表情包可没多大的兴趣,相反他认为他的上司已经很乐意这么做了。于是美/国闪烁着闪亮亮的目光,未等到他的上司先开口,便直接道:


“我当作你已经同意了,真的是万分感谢了。”


听到美/国自顾自说话的上司,不禁额头直冒冷汗,他已经完全猜测得到最后的结局事怎么样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不好意思再去拒绝了,随后便摆出一副“你赢了”的表情,无可奈何道:


“如果……我再接到我的管家投诉你面包屑吃到一地该死的电话,别怪我点开我的推特了①……”


“Nahahaha...怎么可能,我保证它一定会比你当时买下来的时候更加干净!”美/国打趣道,“哦,还有,”他的脚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往门外走去了,拖着的行李箱与地板摩擦出的声音,更像是庆祝他得到了空闲的自由,“这段时间,我熬夜赶出来的报告文件已经放在我的办公桌上了,托马斯明天就会送到你的桌面,请你好好过目,我出发了,再见。”


说罢,便拉起他鼓鼓的行李箱,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剩下一旁唉声叹气的上司,虽然这也挺不错,因为这几个月高压的环境下,美/国的身体状况已经远不如以前了,所以是时候送他一个放松心情的小短假。


美/国把安全带系好后,便在自己的手机上“唰、唰、唰”地敲了几个按键,接通之后那迫不及待的声调已经开始变高:


“喂?Tonny啊,现在我们出发吧——”
“哈?你说啥?你还没准备好?拜托!”
“哦——上帝啊,我可真的不想浪费我美好小短假的每分每秒!好啦,我现在回去接你了!”


美/国无奈地在车上翻了一个白眼。于是按下车上的CD开关键,如雷鸣般的Rock随即传入耳朵内,他便享受着音乐边哼起歌,像一个刚刚参加完派对意犹未尽的青年,还沉浸在舞池中跳着高人气动感的舞蹈中。


啊……短假吗?真是美好啊。咧开嘴角欢笑,已经准备好迎接属于他的小短假了。


……


嘴巴上说着“绝对要窝在游戏机室里打上一天的游戏”,实际上还是迈开了脚步向大西洋的海岸旁走去的美/国在一张木制雕花的小长凳上坐了下来。


夜幕徐徐降临,当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残阳中,海平面也迅速地跟随着余晖的步伐,拉上了它波光粼粼的面孔,除了管理这边绿化的花匠来来回回地走动以外,鲜少看见有别的人。聆听着海浪一波又一波席卷而来,拍打在礁石上的欢呼声,以及海鸥在夜空中翱翔的叫声,仿若织成一首来源于大自然的歌曲。


但似乎对美/国起了反作用,而且令他心生狂躁。


美/国抱紧自己的双膝,蜷缩在黑夜的魔爪之中,虽然路灯已足够照亮路上的一切,但似乎却无法把这个深陷回忆中的人儿唤醒。


仿佛望见了来自大西洋彼岸的轮船,那个时候的英/格/兰穿着比现在还要显眼的服饰,面带微笑地朝大西洋此岸的美/利/坚孩童挥手,他将船停靠在一旁后,便迫不及待地给了一个思念的拥抱给美/国,那时的美/国眷念着英/格/兰身上特有的玫瑰香味。待他松开拥抱的时候,便牵起自己的小手,跟随着自己一起回家。


家……多么美好的一个字。美/国有些恍惚地眺望着已经陷入沉思的大海,他也曾经住过英/格/兰的家,但是为了理想还是未能在他的身边安定下来,便带着崇高的理想与难以表达的爱离开了英/格/兰的身边。


不过最后……幸好……


美/国勾起嘴角摸摸裤袋中的钥匙,那是一把钥匙扣为英/国国旗的钥匙,上面清晰地写道:英/国庄园②。如果这假期能够再漫长一点,或许他现在开着私人飞机,直奔英/国的庄园了。


想到这,他嘲笑自己真的很傻,为什么这么久一直都对英/国念念不忘呢?明明自己已经在国际上有着一席之地,而且不管在哪里,都有一些自认为比较好的伙伴,但在英/国陷入困难的时候,不顾上司的“我再考虑一下”,就立马赶到英/国的身边支援他,这是放不下他吗?他在心中或许对英/国存在着一丝别样的情愫吧。美/国握紧手中的运动饮料止不住地想,他似乎有些头疼地扶着额头叹了一口气,这是因为什么呢?


看到娇小可爱的英/格/兰就腾然升起想要把他护在怀中的欲望;望着他森林般清新的祖母绿双眸就感到今天的空气流连着甜蜜的香味;盯着傲娇的小表情却还是止不住地想要和他斗嘴。这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美/国的心底偷偷地溜进一个单词,这让他不禁红了脸,于是伸展一下自己的懒腰,活动一下经脉,表面上满不在乎地将那个单词硬生生地憋进了心间的某角落里。他还一边嘲笑自己,果然是上了年纪啊,这种那么爱回忆的事果然只能是大叔那类型的人才能做的吧。


风徐徐掠过在脸上,他望着宁静的夜景,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可以做些什么呢?他又是为什么才来到了这里?哈哈哈,自己果然真的是好奇怪呢。唔……这样的时候做些什么会比较好呢?虽然脑袋里的想法无穷无尽,但是身体上却很自觉地做出了相应的回应——


掏出手机,迅速地在列表中的重要联系人里找到自己想要打的号码,所有的动作应接不暇,一气呵成,美/国哆嗦着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试图平复一下自己紧张的内心。


如果能触摸,他也真诚地希望着能触碰那柔软的沙金色头发,英/国是他唯一一个愿意与之身体接触的人,他希望能在他身上获得更多,从他的意识开始转向成熟,当他见到英/国心跳的频率不断地加速,脑海中深深形成“占有”的那一刻开始,美/国迫切地希望英/国能成为他的伴侣,而不是哥哥。但他明白这段感情必须靠着自己压抑下去,因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爱情,从来不被看好。


真可悲。


美/国挂上电话后,继续紧紧地抱紧了自己的双膝,双眼空洞地望着变得平静的海平面,过了不知多久,似乎没有再听到一切与自然相符的声音,只是心中更加地焦躁不安。


被谁拒绝都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唯独……不想被那个国家拒绝。


“Boy you're so dope,Your love is deadly...”


忽然之间,他被手机铃声吓了一跳,刚想抱怨几句,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时候,他正喝着运动饮料,似乎想要靠水来让自己淡定,但是当那一头传来一声“Hello?”的时候,他又一口被自己喝的水呛到,以至于一直不断地在咳嗽。


“是美/国啊……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彼岸的那头语气听上去似乎不太友好,英/格/兰的声音有些懒洋洋的,但那处的海浪声却依然清晰地传进了美/国的耳畔中,当然这被美/国无视了:


“英/国你什么时候休假啊?我这里又有一款很适合大叔玩的游戏哦!”


美/国在撒谎,他知道这个借口很蹩脚,但他只是很想见见那个他已经有半年没见到的国家了,至于游戏……如果英/国真的决定要来,他肯定会利用他小短假的时间为他找一款英/国最爱的庄园培养游戏。


那头的英/格/兰显然有些稍稍抱怨,但语气中还是流露出想不到的小惊喜,于是他先是很嫌弃地抱怨了一番,但很快他就马上归于话题:


“什么啊……就为了这些事把我喊起来真的是太过分了!我现在已经在休假了……”


“嗯……”美/国的语气有些低落,于是他闷闷地吐出一个单音节,手中依然死死地握紧着他的手机。


彼此之间似乎谁都不愿意再继续开口,又或许是想给对方一个先开口的机会,于是一直保持着缄默,这显然不是彼此想要的。


“那么,美/国你还有什么事吗?”似乎察觉到美/国的不对劲,英/格/兰忍着睡意问道,但他生理诚实的反应让他不得不重视,因为那头的他已经在打着哈欠,很疲倦地拿着电话,但是他又不好意思地主动提出中断这次的聊天,只能把话筒拿得远远的,自己在一旁犯起困。


“英/国,我……”


——我想你。可是这么不好意思的话怎么可能脱口而出,自己也不再是那个看见英/国过来,便马上扑向他怀里的小家伙了。也无法再诚实地随口说出这些肉麻的话了。很早很早之前,这些,那些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啊,果然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呀,才打扰了你一下就这么快不行了吗?”恢复至戏谑的语气,美/国开玩笑说道,但心中仍是无法表达出来的忧愁,“晚安。”


仿佛做贼一般心虚,他还没等英/格/兰有任何反应便立马挂上了电话,气喘吁吁地紧握着手机,不敢发出一句声音。


眉头紧锁,究竟是什么让自己变得如此反常呢?他只想快点否认那种不该出现的感觉。于是美/国拍拍身上的卫衣,站起身来,往庄园中走去。


不应该独自一人呆在这里,至少不能再呆在大海的面前,回忆如饥饿的猛兽一般汹涌,怎么拦也拦不住。果然……自己真的是上了年纪的关系吗……


嘀——


“我只是闲着无聊才关心一下你的,虽然不知道清楚了什么,但千万不要因为片面之词影响我们牢固的关系。你应该在烦恼最近发生的情报透露事件吧?啊……这没关系的。”


嘴角微微上扬,美/国脑补着一脸别扭的英/格/兰正不知所措地敲打着键盘,甚至能想象得出那双迷人的祖母绿双眸正流露出担忧,薄薄的嘴唇正咬着下唇。但随即美/国却叹了一口气,继续眺望着风平浪静的大海,心中有些难受道:才不是……烦恼这个呢……


你还真的是不懂我的心意啊……


深夜的大海虽然已披上一层漆黑的黑纱,但仍然广阔得永远看不到尽头,这些由水集汇而成的思念,又应该飘向何处?


如果此岸的思念永远抵达不到彼岸,那么请容我唱出自己所想,希望有朝一日,能借助这些海水的力量传递到你的身边。


这便是我所期盼的。


end.

感谢你看到最后。



备注:

①美/国的上司爱发推特

②引用“合键事件”



最后:


想看“陷入回忆无法自拔”的米,所以就有了这篇产物,看到大海便想到小时候的自己在等待着彼岸的英吉利啾,由此触景伤情。_(:з」∠)_ 我终于虐了一把我家的傻儿子了,不过这不代表我不爱他哈哈哈。

以后也会努力产一下大家喜欢的粮食,还有会努力补坑的(笑)我发在老福特的版本是te,自认为国设间的爱要有所克制。如果大家想看这篇的he版本,可以私戳我哦_(:з」∠)_

再一次,再一次,感谢大家。(鞠躬)

评论(19)
热度(64)

© 米英婚礼策划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