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ly|过激🇺🇸攻領

>文手搭档:@阿折
>蜜糖:@套套
>头像是ise女神!←我爱她!

【米英】The dangerous king of spade

文 / 尾戒

 

 脑洞提供者 @Rhea 



设定:黑桃KQ

 

 

被困在城堡已久的黑桃王后想出去散心,可是霸道主义者黑桃国王却禁止王后独身前往,从而发生了一系列“有趣”的事……

 

 

内有肉渣!!!!!!!!依然日常撒狗粮系列!

 

 

 

 

 

挂在城池上的黑桃大钟发出了两声洪亮而又清脆的钟声,在离城池不远的庄重而又散发着层层金光的会议室内可以清晰得听得一清二楚,今天下午将在这沉闷而又严谨的会议室里举行一场“黑桃国与方块国同上友好协议”为主题的“国王会议”。

 

 

不过显然有一位国王并不理解“国王会议”的适用范围对象。

 

 

当方块国国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顶着一身醇正的红酒香气,在会议室门口顺带整理了一下自己那华丽雍容的橙色外套,顺便还缕了缕自己那头自信满满的珀金色头发,在心底暗暗地称赞自己依然如此优雅、美丽,当他研究好什么角度用怎样的力气推开那扇古老而又沉闷的会议时,他被眼前的场景吓得大惊失色,过了一会儿他便很快恢复自己高贵的面容,虽然不忍心打扰,但是还是善意的“咳咳”两声以示提醒。

 

 

在40秒之前,弗朗西斯轻柔地推开大门后便发现了戴着黑桃国国王阿尔弗雷德•琼斯正暧昧地亲吻着,不,更确切地说是轻咬着站在他身侧戴着紫色小礼帽的黑桃国王后亚瑟•柯克兰的手指,虽然常人看上去并没感觉到什么,但是弗朗西斯知道如果不及时阻止他们,这场会议恐怕是进行不下去了。其实更令弗朗西斯恼火的是,明明说好是“国王会议”,可是为什么黑桃国王后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两人被弗朗西斯突如其来的“咳咳”两声吓住了,于是便匆匆忙忙地恢复至原来的位置,阿尔弗雷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及领带,埋怨地瞪了一眼眼前这位无辜的方块国国王;亚瑟则慌乱地戴上了自己黑色的手套,再整理了一下自己xiong前已经散开的蝴蝶结,重新将它绑好,他一只手悄然地伸到了阿尔弗雷德的背后,拧了一下他的脖颈。

 

 

虽然攀爬到脸上的红晕已经出卖了黑桃国的王后,但亚瑟还是尽自己所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慌张,不过,他失败了。

 

 

“你的王后还真是贴心啊,对你真是寸步不离。”弗朗西斯拿着资料小心翼翼地放置桌面,打趣地说道。

 

 

“哦?”阿尔弗雷德倒是无所谓地耸耸肩,尾音故意上扬道,“我们和你可不一样,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而不是依附政治关系。”

 

 

此话一出,全场的空气顿时变得冰冷冷的,阿尔弗雷德带着一脸轻松的笑容凝视着对面已经黑了脸的弗朗西斯;正站在阿尔弗雷德身旁的亚瑟则是红透了整张脸,他再拧一把眼前整个嚣张国王的后颈,阿尔弗雷德马上吃痛一声喊道:

 

 

“痛痛痛痛痛!亚瑟你在干什么?”

 

 

“别乱说话!今天是国王会议吧!我要先去处理与方块国经济上的政策协商了。”气鼓鼓的亚瑟正准备迈步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阿尔弗雷德比他的动作还快,阿尔弗雷德一把拉过亚瑟的手臂,那双如宝藏一般的蓝色眼睛里流露出“你敢走你死定了”的信号。

 

 

亚瑟呆愣一下,然后并不服输地回了一个“你不放手你今晚睡地板吧”的眼神,原以为收到这信息的阿尔弗雷德会识相地松开他,但阿尔弗雷德并没有这么做,相反还握得更紧,痛感涌来的亚瑟想幸运的是今天穿的衣服足够厚实,不然他的手腕绝对会落下青紫色的印记。

 

 

“不要和天生拥有怪力的人交往”——来自亚瑟的肺腑之言

 

 

”经济政策已经推迟至明天了,而且我也会参加,所以亚蒂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是吧?“阿尔弗雷德一副看穿亚瑟的样子,勾起的嘴角藏着更浓的笑意,而他的下一句话已经在亚瑟的脑海里呼之欲出,很明显就是”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亚瑟只好赔笑,继续狠狠地瞪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表情不自然的亚瑟被弗朗西斯发觉稍稍感到担忧,后者出于对从小一直打架的发小的同情,他也只能在会议结束之后悄悄地抵给他一些方块国的消肿止痛药了。虽然他一早知道来到黑桃国除了要提防黑桃国国王提出的一系列不平等的条约,还要时时刻刻准备好”墨镜“这种对于他而言一点都不优雅的物品。

 

 

这场会议开得各有滋味,比如一直带着灿烂刺眼的笑容正对各项条例以自己的利益理由驳回的阿尔弗雷德;后半场终于恢复平静,在一旁提出自己看法和支持阿尔弗雷德意见的亚瑟……相对而言只身一人上战场的弗朗西斯就比较悲惨了……心里默默想着这一对榨干方块国利益的黑桃夫妇何时是个尽头……到最后这场国王会议结束之后,黑桃国与方块国只签下了一项《方块国优先享有黑桃国科技政策》,其他的一切优惠政策还是未能尘埃落定。

 

 

会议结束之后,阿尔弗雷德因为还要忙于处理关于军队的事务,于是急急忙忙跟着骑士王耀离去了,走之前还非常好心地叮嘱照顾亚瑟身旁的男佣要“安全把王后送回自己的卧室里”,。他极其不信任地瞪了笑得一脸奸诈的弗朗西斯一眼,然后俯身去亲吻了亚瑟的嘴角,以一个“你只能是我的人”的眼神告别了亚瑟和警告了弗朗西斯,随后便离开了会议门口。

 

 

弗兰西斯与亚瑟并肩行走,他们之间尴尬的气氛正如周遭炎热的空气一般不断上升,两人受到了阿尔弗雷德“胁迫”的压力,一瞬间竟然失了所有的言语。因为身边都是阿尔弗雷德安排的人,所以那些“过分的行为”每时每刻都相当于在阿尔弗雷德眼皮底下监视着,好吧……他们又不是去tou情……这个国王的独占yu怎么这么可怕……

 

 

和臭胡子说些什么吧。

和粗眉毛说些什么吧。

 

 

两人的心底同时想到,过了半响之后,弗朗西斯才开口:

 

 

“粗眉毛,最近在黑桃国过得怎么样?看你这么劳累的表情,该不会每晚都在国王的chuang上折腾得欲生欲死吧。”

 

 

那不羁的口气是怎么回事……虽然弗朗西斯说得没错,每晚都被精力充沛的阿尔弗雷德压在chuang上就是脱衣直接gan,两人在这一方面从来都是心满意足,更加喜欢对方给自己rou体带来那种连接灵魂深处的感觉。唯一让亚瑟不满的是,正因为这样,他的个人时间明显少了很多。每天一早起来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共享王室早餐,紧接着就是满满的会议安排;中午阿尔弗雷德会和他一起去他们的私人植物园里躺在石凳上又是来一fa;晚上在办公室内工作开始前,卧室洗完澡后又是做这些令人欢愉的/xing/事……

 

 

虽然每天rou体都能得到极大的满足,他也相信阿尔弗雷德是爱他的,但偶尔他也想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感受平民百姓的风土人情,现在看来,他是不可能的。

 

 

“不好不坏,对了臭胡子,你有带什么帮助睡眠的药吗?国王最近因为操劳过度总是失眠。比起其他国家,我更怀念家乡的药……”亚瑟狡黠地笑着,并且露出担忧的神情,以便证明阿尔弗雷德的失眠真的很严重。

 

 

是你输了,阿尔弗雷德。柯克兰家族的人不容小觑,要怪就怪你总是如此霸道,连我仅有的私人时间也不放过。亚瑟不以为然地哼了哼,在心里开始策划好今晚的行程:等阿尔弗雷德熟睡之后,他要运用他的“空之钟”转移方位,成功之后他先是借宿民宅,好好睡舒适的一觉。待第二天起来他要去当地最宏伟壮观的植物园里听花匠上课,学习完毕之后再考虑回城。

 

 

“你居然会怀念家乡的味道?那为什么不直接在方块国生活?我觉得方块国的土壤水质更加适合你。”弗朗西斯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瓶淡黄色的药丸。

 

 

“如果不是当年阿尔弗雷德扬言我不嫁过去,他就一把火烧了我们家的古堡的话,我还想单身几年。”亚瑟兴高采烈地接过药瓶,小心翼翼地握在手中,露出了“我也不想把事情搞得这么大”的表情。

 

 

“恐怕是你婚前恐惧吧……我可是听柯克兰公爵说了,你之前还在chuang上答应琼斯国王求婚来着……谁知道第二天就出尔反尔了。”

 

 

此话一出,亚瑟立马赏了弗朗西斯一个“背后袭击”,一边暗暗地讽刺自己的哥哥走出家门不小心踩着一个小水沟,这么这样羞耻的事都能轻易把自己卖了!

 

 

“呵,斯科特似乎忘记我现在才是黑桃国王后。等我有天回去,他就死定了,卑鄙的小人。”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一直斗嘴,后来在一个分岔路口,亚瑟的嘴巴里说道“即使不想对你说那声谢谢”,祖母绿的双眸被喜悦所取代,马上变得闪亮亮的,他的内心已经涌起了一波接一波澎湃的浪花,那扇自由大门就在今晚等待他的开启。

 

 

但亚瑟并没有注意到,站在一侧的弗朗西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注视着他,后者暗暗地长叹一口气:琼斯国王,我只能帮到你在这里了,明天的会议非常重要,我可不想被一对夫妇联合起来对我国的政策方案指指点点……

 

 

深夜的脚步声徐徐来临,黑色已经肆意蔓延伸长至整片无边无际的长空,城堡四周已经落下了黑夜的帷幕,而陷入一片静谧的环境之中,除去巡逻的士兵所发出响亮的脚步声,周遭都是鸦雀无声。

 

 

转眼望向城堡,几乎被黑色所覆盖,仅有那些在长廊上仍不辞辛苦工作的灯,它们虽然只发出微弱的光芒,但是仍乐于助人为路过的人们照明前方的道路。而现在只有一间似乎还不打算进入“休息状态”,那是因为正在办公的国王仍在为明天的会议内容发愁。

 

 

站在自己卧室里的王后见国王并没有离开的愿望,于是只能悄悄地从口袋中拿出那瓶药品,在嘴角勾起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打开瓶盖之后取走两颗,想想份量是否过少,再倒在手上三颗,满意地倒进精致打造的咖啡杯里搅拌,待药片全然化成粉与咖啡浑然一体,便再次将那瓶药品放入不起眼的角落中,端着咖啡走到了埋头苦干的阿尔弗雷德身边。

 

 

“虽然你很令我讨厌,但我想我偶尔做点好事也不是不行的。”亚瑟小心翼翼地将咖啡杯放到阿尔弗雷德的桌面,里面咖啡飘散出来的香气顿时探入了阿尔弗雷德的嗅觉里。

 

 

阿尔弗雷德惊诧地打量着亚瑟,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小口,味觉上的苦味与甜味恰到好处,于是他看似漫不经心地说着:

 

 

“你现在就只有咖啡泡得还不错了。哦……甜点也很好吃……”

 

 

阿尔弗雷德注意到瞬间亚瑟无力且垂头丧气低着脑袋沉思的样子,赶紧补了后半句。不过一会儿,亚瑟的眼睛又顿时恢复了生机勃勃的目光,眼眸中的祖母绿光芒带着一丝温柔凝视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伸出手揉揉那沙金色脑袋,亚瑟真的像冬日里的暖阳,总让疲惫的他能找到可靠的肩膀,他现在只想吻着眼前这个让他在繁忙的事务中得到一丝放松的人。

 

 

shen///体总比想法诚实,阿尔弗雷德已经迫不及待勾起亚瑟的下颚,双唇交叠的瞬间,他只感受到了这世界的美好,亚瑟出乎意外地也在回吻着他,甚至还想将自己的舌头撞开阿尔弗雷德的牙chuang,只可惜那个人是专横的阿尔弗雷德,怎么可能任由亚瑟这样肆意妄为?于是两人在几十秒后放弃了这场斗争,气喘吁吁的两人抚着xiong口在凳子上稍作休息。

 

 

“哼,你的吻技还不是全都靠我进步的,不然你那些直接撕咬的吻技怎么可能拿得出手?”亚瑟一脸好笑地嘲讽道。

 

 

反正在几分钟之后阿尔弗雷德马上就要陷入沉睡了,趁现在他还清醒赶紧使用毒舌技巧,不然等等看着他如天使般纯洁的睡颜,就舍不得吐槽了。

 

 

“亚蒂确实是我国的好王后,但更是我的好王后,”阿尔弗雷德又喝了一大口咖啡,将眼镜折叠好放至桌面,轻声唤道,“过来,用你教给我的全部,我想索取更多。”

 

 

亚瑟犹豫不决地坐在凳子上,并没有主动接近阿尔弗雷德,也没有拒绝阿尔弗雷德,心中暗暗地想道:这个药怎么没有效果,好像还起反作用了?

 

 

待他还没时间去想剩下的,阿尔弗雷德已经把他拉到自己面前接着毫不客气地堵着他柔软的嘴唇,亚瑟被吻得有些呆愣,面前这个人更加霸道去撬开他的口腔,反复地舔舐着,与之缠绵。但这还远远不够,双手也跟着做出相应的行动——拉开他的蝴蝶结领结,脱去他渐变紫色的外套,手指已经从他修身的衬衫伸至他敏感的地带,惹得亚瑟连连shen//吟。

 

 

“阿尔弗雷德……你醒醒啊……”亚瑟想要推开阿尔弗雷德滚烫的shen/体,清楚当下之急要抵抗着shen体那股涌起的热//chao,他知道他将要在爆发边缘,而且不久就会失守,因为被阿尔弗雷德猛烈接触过的身子已经起了反应,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劳。

 

 

该死的臭胡子!方块国提出的政策一律驳回!亚瑟开始在脑海中用一切的粗语咒骂道。

 

 

“不要随便接受你冤家的药物,尤其是用在你爱人的//shen//上的药物。”——来自亚瑟肺腑之言

 

 

不知不觉中,亚瑟被阿尔弗雷德按到了//chuang//上,阿尔弗雷德已经赤//luo着上//shen//在他的脖子上处处大力地吮吸,似乎比以往来得更加凶猛,此时的他更像是一头饿得发慌看到美味猎物的猛兽,出于自己的本能在亚瑟的身上印下了他专属的印记,大声地嚎叫标志到这猎物只有自己可以享有。

 

 

当亚瑟的裤子被阿尔弗雷德粗鲁地扯下时,他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反抗,只能顺着阿尔弗雷德之意,逃也不可能再逃跑了,为什么不能当下好好享受这“与往常不同”的//xing//爱呢?

 

 

这个夜,还很漫长。

 

 ……

 


第二天的弗朗西斯仍就在推开会议室大门之前,认真地缕了缕自己披肩的卷发,铂金色在太阳照射下依旧无比灿烂,他微笑地看着站在他身边的方块国王后,向身边的黑桃国士兵点点头,于是士兵推开了大门——

 

 

吱呀——

 

 

“因为我国王后身体不适,所以今天的会议他遗憾地缺席了。不过他今早和我说,他一律反对你的意见,当然,你所提出的两国友好往来政策,还是得让我回去跟我的王后商量再做决定。”

 

 

坐在正中间高贵华丽特别定制的椅子上,黑桃国国王一脸笑盈盈打量着眼前呆愣住的弗朗西斯以及他的王后,湛蓝色的眼神中翻腾着一波接着一波的狂浪,它正发布着危险的讯号,四周的气氛顿时变得箭拔弩张,悄悄一不注意就会一触即发。

 

 

直至最后,黑桃国和方块国三天的谈判仍没有着落。在送别方块国国王之前,黑桃国王后私下把方块国国王喊道私人花园里,名曰“品酒”,实际准备大干一场,当然,聪明睿智的黑桃国国王阻止了这场“品酒之战”,并好心将黑桃国王后送回了自己的卧室。

 

 

当方块国国王与他的王后稳步上了马车,黑桃国国王笑着抱歉道“因我国王后腰酸背痛,所以只能遗憾不能出席,他让我带话,下次请不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将安眠药换成chun药,否则诅咒你下车坠进臭水沟。相对而言,我还是很喜欢并且支持你的做法。那么,一路顺风。”

 

 

显然,黑桃国国王与王后的故事不是一时能说尽的,那么,请听下回分解吧——

 

 

END.


评论(11)
热度(175)

© 米英婚礼策划师 | Powered by LOFTER